妈咪宝贝

homepage | contact

上海设计地图从上海时装品牌聚落的角度来看设计大致可以分为几种

2017-10-12 10:52

  很多服装设计品牌小店的初衷都特别简单:就想开个小店,卖自己设计的衣服。但是,店铺的选址、预算,品牌的定位、,对成本、库存的控制——这些都远比躲在工作室里拿着皮尺、剪刀比比划划复杂得多。单从设计师小店的选址动向,我们便可以窥探到其中的学问。

  第一类是自然成长起来的街区,比如长乐、进贤、富民。这些段凭借天然的地理优势吸引到设计师落地开店,进而又因为小店聚集起来的名气而成为地标性的逛街目的地。

  由于紧邻淮海,近水楼台的长乐、陕西南等便成为购物者汇聚的地方。加之街道狭窄,两旁有茂盛的绿树形成林荫道,建筑楼房多为旧时样貌——天然的氛围非常适合徒步逛街、休闲漫步。2003年邱昊和合伙人翘翘在这条上租下40平方米店铺,专卖的原创设计服装在周围普遍从批发市场淘来零售的小店集群中脱颖而出。2006年高欣开了自己的Even Penniless,尹剑侠开了Estune。于是设计师品牌小店成了长乐的标签。有许多讲究时髦的白领成为街头店铺的常客。

  与此同时,由于周边街区陆续出现的高级日本料理店、夜店,以及Gucci、Ralph Lauren等国际奢侈品品牌门店,吸引到一批富家子弟甚至演艺圈明星的光顾。2006年,某明星在长乐上开了自己的潮牌店,时装陆续引发一股潮人玩票性质的开店热。从那时起,一间20平方米的店铺房租由8000元飙升至2万元以上。无法承受巨大经济压力的设计师纷纷撤离,搬到附近诸如富民、巨鹿上——相对安静,人流少一些,但租金便宜得多。

  邱昊选择的第二落脚点是进贤。他看中的是这条餐饮发达的小的市井气息。随之而来的还有“目录”、Three Society、Estune等几家日益成熟的设计师品牌店。

  第二类是半自然半规划出来的街区,比如田子坊、红坊、M50等创意园区。这些地方当初都有那么一两家店铺是设计师或者艺术家突发奇想,偶然租下来卖衣物,后来逐渐吸引到更多相关的精品小店、咖啡馆、酒吧、简易西餐厅。而看到了这样的红火势头,便干脆给予政策上的扶持,加重其“创意文化”的特性。

  田子坊在十多年前还只是一片有待拆除的老街巷。陈逸飞和尔冬强这两个艺术家看中那里独特的“上海气质”,在这里租下房子当做工作室。后来经由一批学者和商人的奔走运作,市保留了这些居民楼,便有房产商打出了“创意产业”这张牌。

  短短几年间,精品小店、酒吧、西餐厅、咖啡馆令这里成为文艺青年和外国游客最爱的观光胜地。服装设计师当然也早已发觉田子坊的潜力,Helen Lee、INSH、“零”、La Vie这些品牌都曾经占据过重要的地位。

  但是,跟长乐的情况类似,一旦这里成为旅游胜地,房东便坐地起价。这些原本支撑起田子坊创意气质的设计师也只得在成本压力前低头,另寻出。

  第三类则是完全来自商业规划,其中代表是新天地时尚。2010年秋,新天地第三期开张营业。这座综合性商场与瑞安房地产在十年前打造的石库门新天地迥然不同。它的目标消费群是“对时尚和潮流拥有自己独特、追求品质生活的高端人士”。

  人们熟知的几家综合性商场,它们互相之间的专柜品牌差异很小。当消费者越来越追求个性消费的时候,设计师品牌似乎成为最佳选项。于是,新天地时尚利用了这个市场空档,凭借着租金优势和聚落优势吸引到了大部分的本土设计师。Zuczug的王一扬、Even Penniless的高欣、YAANG的王杨、OShadai的戴娣等,他们不约而同在这里开起分店。但是,商场室内的稀稀落落与街头小店的亲和毕竟不可相提并论。或许这里也是他们驻足尝试的其中一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