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咪宝贝

homepage | contact

地方方言和普通话语法上有什么不同?

2017-10-12 10:51

  见于罗山,给给并不可以完全替代给,在特定语法中才会使用。例如陈述句中给给便不可以出现在其后无受事的结构中,在否定句疑问句中各有条件。也见于西北官话和晋语,但彼此适用范围又存在差异。比如山西平定方言中“给给”不能与“不”、“没”共同出现,罗山方言则可以。

  数量词。例如:方:我大尔一层。普:我比你大十二岁。见于新县,南方各地均较常见,如粤语。

  方:我吃饭在,等一下子。普:我在吃饭,等一小会。见于商城,也有将“在”写作“则”的。

  方:上摆那本书别等到是他的呗?普:上次那本书不会是他的吧?“上摆”表“上次”,闽语、客语都有。但潢川读为送气,一般写作“上牌”,这里参考闽语正字。

  见于潢川,这里的“等到”和“说的”就是无意义插入语。信阳各地方言经常加入插入语增强语气,但插入词和读音互有差异。

  见于潢川,信阳各地语气词叠加情况不一,潢川线个语气词,且可以叠加双语气词、三语气词。用法十分灵活丰富,且一般不可相互替代,各有适用范围。

  方:何必尔可先请个假也好。普:你如果先请个假也好啊。这里的“何必”也是一种特殊语法现象,后文详谈。

  见于潢川,亦见于固始、商城、安徽,且后两地因与安徽靠近,可+V用法更为复杂。

  光山习“几”,同粤语。可修饰形容词,例如:几好、几大。可修饰动词,例如:几喜欢、几担心。动词前可有助动词,例如:几能吃、几会说话。

  可修饰带“得”(否定形式“不”)动结式或动趋式短语和四字短语,例如:几划得来、几心服口服。

  a、何必单用时与普通话意思一样。但在且仅在句首时表示“如果……”、“比如……”。例如:方:何必他一个月屋里头给他几百文零花钱。

  单用时也与普通话意思一样,在句首或偶尔在句中时使用指”或许、难道“。例如:

  “未必”和“何必”的这两种特殊用法见于潢川,也见于湘语,不知还有其他地区使用否。

  潢川有机司(司机)、地走(走在地上)、个自(自个)、挂牵(牵挂)等固始有人客(客人)、历日(日历)、闹热(热闹)等。新县、光山等地更为常见。信阳的鸡公山就是因形似公鸡而得名。南方各语言倒装词则又比官话更加普遍。

  [1]叶祖贵.河南固始方言表处置义的/v头 0及/头0的合音来源[J].中国语文.2009

  [2]付义琴,赵家栋.潢川方言中“得”的一种特殊用法[J].中国语文.2009

  我是西南官话湖广片。说说我现在想到的自己方言和普通话语法有区别的地方:

  没有相对于普通话“在”的表达,而是用“到”兼表时位及移动。如:“我在长沙”和“我到长沙”都表示“我在长沙”。但加了趋向性动词就专表趋向了,如“到x去”“到x来”的“到”和普通话一样。

  比普通话多了一个表动词程度加深的“wai55”这个副词。如:“我wai55喝水”表示“喝水”这个动作程度的强化。另外通过动词后紧跟着“dae35”,或“连x只x”也可表动作程度的加深,但表达一种负面情绪。如:“他喝水喝De35”“他连喝只喝”表示对他大口喝水的不满或惊讶。

  如:吃a21di3,表:吃过了。或表过去完成的定语。如:吃a21di3饭,表:吃过的饭。

  普通话中虽然也有“看头”等词,但适用范围小,而方言中可用在所有动词后使用。

  Gai21:紧接动词后面,表尽兴。今天紧你吃gai21“今天让你吃尽兴”

  “起”除了和普通话一样表起始态及抬上的动作以外,还可以表完成进行态:你拿起它“你拿着它”

  主语后跟“是”再跟动词句表恍然大悟或行为回忆的确定,相当于普通话的“就说”:我是觉得他拿了我的书“我就说觉得他拿了我的书”

  蛮:“很”。现在普通话中受南方方言影响也可以用这个表意,但区别是方言中没有“很”这个表达,只有做补语的“得很”

  “Do3”:接句子后表先做某事,后做的事可以省略不表:我吃a21Do3“我先吃着(完了然后再。。。)”

  直接宾语后面直接接间接宾语:你给书我“你给我书”、你把书我“你把书给我”。但这个用法现在比较少用了

  暂时想到这么多。以上举例中有大量副词的用法,不知道算不算题主定义的语法,还有一些就不写了。另外方言中大量使用a、ae、o、sa、sae、so、la、lae、lo等和不同声调搭配的语气助词,其表达与普通话既有重合也有区别,同时也更加细致,不在这里展开讲了

  一时间想不到什么,不过感觉因为文字与行文的统一,语法上明显的差距可能不多吧。仅能想到的是粤语中“先”一字的语序与普通话不同,粤语遵循文言文的语序,将“先”放在动作的后面,比如:“我食饭先。”与普通话的“我先吃饭。”是不同的

  我是江苏南通的。南通话语法上和普通话差别不大。发音天差地别!有些字在普通话是单音,但在南通话里是双音。比如“谁”字,南通话发音是“lai gu”。“在”字:如果“在”字后面跟名词(如:我在这儿),发音“lai”,如果跟动词(如:我在吃饭),发音“lai he”。南通话一般不轻易用儿化音。但定语、状语中经常出现”点儿“(而不是单独的“点”),比如:

  嘘瓜:=西瓜。其来源我猜想啊可能是这样的:”嘘嘘“是指撒尿,这个南通话和普通话里意思一样,因为西瓜吃多了就总要撒尿,所以叫嘘瓜……

  启东、如皋等地虽然也是南通管辖的,但是方言跟南通话发音几乎完全不相通,我丝毫听不懂。每当想到这个时都感到很神奇。。。弹丸之地上居然这么多方言。。。

  ,河南话是不用 “ 已经, 做过了 ” 等词表示完成时态,而是一句话末尾加 “了了” (念 liao le)。

  这样的习惯导致我到现在说普通话的时候,还偶尔莫名其妙不自觉的总在句尾加一个“了了”…… 如 “这道题我已经看过了了…………”

  。普通话里说 “ AAA像BBB”,而河南话里是 “AAA跟BBB里样” (大部分情况“里”可以省略)

  这样的习惯导致我现在普通话说比喻的时候,都变成了 “ 这男的长得跟一样” “这孩子长的跟小老虎一样” 。但这样和我要表达的意思其实不一致,这样的口气程度很重,但我其实要表达的是一个简单的相似比喻,并没有“一样”的那种程度。

  。普通话用 “非常、特别、超级 + 形容词”,而河南话里是 “ 形容词 + 的很” (“的”读“里”)

  。普通话里语序总体很规规矩矩。河南话里总是把强调的部分放在句首,其他部分不管多么乱都是放在后面。优点是说话更酣畅淋漓,更能表达情绪。缺点是外省人可能很难理解。

  把正常在前面的部分提到句末的时候,一般很轻读。比如“恨死张家了他” 的 “他” 读的很轻。